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习研究

九三情怀之潜山思骋

发布日期:2020-08-20 16:32来源: 九三学社阅读次数:字体:[  ]

九三情怀之潜山思

江月

摘要: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,主席的绿色观在潜山得到了美好的诠释,绿色象征着蓬勃的生机和希望,代表着旺盛的活力及绵延的生命。绿水青山既是我们的原点也是我们的未来。随着智能化的脚步越来越近,我们已经越发感受到纯净的水、新鲜的空气有多么重要。人类可以一秒钟污染一条河流,却需要花上几十年治理一条河流,同样的明心见性亦是如此,心湖澄明的境界,似乎是在物质鼎盛近乎天下大公时代幻化出的精神述求。以天柱山为轴心,以黄梅戏为唱本,以禅文化为脉络,以雪湖流域片区开发为契机,整合自然景观与人文历史,打造一个全新的中国智慧生态谷,让潜山上演皖山复兴,用中国式的田园牧歌吹响东方文化复兴的号角。

关键词:禅文化、皖山复兴、雪湖流域综合片区开发、中国智慧生态谷、东方文化复兴

 

我加入基层九三学社社员的当儿,适逢潜山由县改市,我接到单位的通知到潜山这个年轻的县级市出差,去负责站前广场的招投标工作。说实在话,我的内心别提有多兴奋了,甚至说有些激动,身在合肥,心已潜山,飞箭一般到了皖国大地,去亲密接触那皖山、皖水、皖人。

九三学社是由高级知识分子组成的政党组织,而我尽管才疏学浅,却能幸运的加入组织的怀抱,头顶着这个光环,走到哪里都有荣光也多了一份深入思考的责任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前段时间多次出差潜山我们中铁在参建合九高铁潜山南站后,有感于潜山大地深邃的历史文化,想按照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大思路,投资修复一些快被人们遗忘的人文景观,使潜山这块闪耀了几千年的璀璨之地,顺着山水田湖的美丽主线,呈现出厚重的文化与创新发展的魅力,打造皖西南长三角后花园的点睛之笔。作为九三人,思域随途拓展开来

车子直接将我们带到潜山市委的办公地——天宁寨。这里是老城东南的一块高地。相传是曹操率八十万大军历经“望梅止渴”后,一夜之间取雪湖之土垒起的点将台。王安石任舒州通判时,曾居于此台,常秉烛夜读,遂成潜阳十景的“舒台夜月”。今天走在天宁寨上,是熟悉与亲切中带点神秘。之前的青砖灰瓦老建筑大都还在,只是大院里的各种植物更茂密了。或许是由于周边建筑增多、增高的缘故,亦或是由于自己时空观的改变,总觉得今日的天宁寨没有记忆中的开阔。

由于市领导正在开会,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给大家沏了杯本地的新茶,示意我们可以在院子里走走。漫步中发现,市里对天宁寨的文化承载是重视的,所有的大树名木都置以标牌。只是看过这些牌子发现,寨上的树龄最多也就一百多年,没法与天宁寨那久远而丰富的内涵相比拟。看来,循着潜山那悠远的历史文化脉络,以天宁寨为基点与视点的各种沉淀,确实有太多的想象空间与大量的工作要做。

且不说此前的考古发现,天宁寨上的新石器文化遗存,与距此不远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——薛家岗6000多年的文化遗址一脉相承,单以文字记载的天宁寨历史,就可以将脚下的这块城中高地推远到春秋战国时期的皖国、皖山、皖水与皖城。可以想像,那时的天宁寨,立于古皖城一隅,是古方国的政治中心,其四周上上下下的通道,自然地彰显着一方政权的威严与皖国人志存高远的追求。

而真正让皖城出名的,还是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的名人效应。一是家住皖水西岸焦家坂的焦仲卿,在庐江郡治所的皖城里当差,娶了皖水东岸刘家山的姑娘刘兰芝为妻,但因焦母跋扈与刘家兄弟相逼,迫使恩爱的焦刘二人只得黄泉再执手,用忠贞不屈的灵魂谱写了爱情绝唱《孔雀东南飞》,留下了为世人所景仰的华山孔雀坟。二是那时皖城的望族乔公,育有绝代双娇大乔与小乔,战乱岁月里,得以分别嫁与孙策与周瑜,演绎出家喻户晓的美女配英雄的故事,那个当时映照二乔梳妆的胭脂井至今尚在。

之后的五六百年,皖城的繁荣似乎是由禅宗文化记录的。潜山现存的太平塔始建于晋,是安徽省境内最久远的古塔。旧志记载,寺前有太平塔,塔前有真武殿,殿后有玉皇阁、石华表等。显然,那时的太平塔所在,是块佛道共享之地。无独有偶,距此十多里路的谷口凤形地带,当年同样是佛道共兴。相传南朝梁武帝的国师宝志和尚与云游江南的白鹤道人都青睐此处,后经和尚的锡杖与道人的白鹤斗法,宝志和尚获凤形山建山谷寺,白鹤道人落白鹿岗造白鹤观,两者相距不到一公里,弘法布道,相得益彰。随后,隋代高僧僧璨,在司空山得二祖慧可传承衣钵,驻锡山谷寺,著禅宗法典《信心铭》,并于隋炀帝大业二年在寺内说法时合掌立化。唐玄宗天宝四年,府治在皖城的舒州别驾李常取三祖僧璨遗骨火化,得五色舍利,遂出己俸建塔供奉;唐乾元元年,肃宗李亨赐山谷寺名“三祖山谷乾元禅寺”;唐大历七年,代宗李豫谥三祖僧璨名“鉴智禅师”,赐塔名“觉寂塔”用至今,成为拜谒三祖寺时人们津津乐道的掌故。

离会晤时间还有一两个钟头,我们驱车从平坦的湖边驶进了蜿蜒盘旋的山道,山高坡陡,一步一惊险。“三祖寺!”同车的人一声吆喝,把我从沉思中拽了出来,一片庙宇出现在眼前。民间的传统是“见庙烧香、遇神磕头”,我也就入乡随俗,很自然地跟随众人向“三祖寺”走去。“阿弥陀佛!”一出家人袈裟整洁,双手合十,站立在庙门口,似是专门来迎候我们的。友人向我们介绍说:“三祖寺当家人宽容法师。”我赶紧回应道“阿弥陀佛,师父吉祥!”宽容法师热情地把我们一行迎进了庙宇,边走边介绍:这座寺庙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,鼎盛时期“三千道人八百僧”,有“禅林谁第一,此地冠南州”之誉,保存有王安石、苏东坡、黄庭坚、李公麟等历史名流碑刻,赵朴初生前为《中国禅宗三祖寺志》题写了书名。跟随着宽容法师的脚步,我们参拜了山门殿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地藏殿、千佛殿、祖师殿,最后出乎意料的开了七重安保,让我们亲见了祖师舍利,那一刻让我对随缘渡众直指人心的禅宗文化顿生敬畏,深感禅文化底蕴深厚,博大精深。不同于天柱山、雪湖,这是潜山发展的文化底蕴。就在我们即将离开之际,寺庙里来了一群年轻人,他们是上海来的大学生,宽容法师赶紧迎了上去。可以看出,这位师父承担了潜山市“文化大使”的角色,弘扬禅宗文化,普渡众生万象。从“三祖寺”移步后,我的思路似有神助,脑洞一下子打开了,山水文化,禅宗文化,非遗文化,名人文化…思域如池,心莲朵朵开。

宋代应该是皖城最为繁荣的时期。由于舒州及后来的安庆府府治所在,引得一大批仁人志士驻足。一方面,他们都被潜山的自然风貌与人文魅力所吸引,留恋不已,心结重重;另一方面,他们也以自己的思想品格与文化光辉,将潜山点染得多彩多姿。“石牛古洞”的摩崖石刻,以其火成岩的坚硬,清晰记录了那星河璀璨的年代。而王安石、苏东坡、黄庭坚无疑是众星中最为耀眼的,他们与潜山都有不解之缘。

最早到潜山的是王安石,那时他是而立之年的舒州通判,可谓踌躇满志,在“舒台夜月”的研读之余,也有游石牛古洞的“水无心而宛转,山有色而环围,穷幽深而不尽,坐石上以忘归”的闲情逸致。

随后来到潜山的是黄庭坚。听一位同来的兄长介绍四十年前他在野寨中学读书时,经常翻越学校的石砌围墙,到“石牛古洞”观看那活灵活现的摩崖石刻。语文老师说,石刻近半是宋代留下的,当年黄庭坚经常来舒州看在此为官的舅舅,游历了天柱山的众多景点后,十分留恋石牛古洞,常在谷口的“山谷流泉”石刻处读书,留下了一系列佳作,发出了“余家潜山,实为名山福地”的感慨,并以“山谷道人”为别号。晚年的黄庭坚曾被宋徽宗启任舒州知州,不知为何,他推辞未就。

苏东坡比黄庭坚年长八岁,曾为黄庭坚之师,他虽知潜山较早,但来潜山的时间要比黄庭坚晚二十来年。那时的苏东坡已饱经人间沧桑,处在寻求归隐的遁世状态,他在诗中写道:“少年相别老相逢,月满潜山照肺胸。恩录破除仙录在,世缘消灭道缘浓。”而在另一首诗中,他则明确表达了万里归来、卜居潜山的心愿。遗憾的是,苏东坡北归时,虽朝廷任命他为舒州团练副使,但未能赴任就陨落常州。

繁荣近两年的皖城,应该衰落于南宋末年的安庆府治迁出。这是当时国家政治经济重心转移及抵御战乱的需要。政权所带走的不仅是史书所载的皖城砖石,关键还是与政权密切关联的人才资源、信息资源、以及经济命脉。更有宋末元初,不屈的潜山人在地方首领刘源的率领下,集十万军民结野人寨等顽强抗元十多年,其间反反复复的拉锯战,难免使皖城周边生灵涂炭,加上元朝统治方式的暴戾,以及后期的农民起义与瘟疫,给皖城经济社会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,以至进入余秋雨先生笔下的“寂寞”。

是明朝的洪武之治才让皖城逐渐恢复生机。今天的潜山人,大多是明朝初年从江西“瓦西坝”移民的后代。明朝以后,潜山离幵了政治旋涡,回归了山水田园的宁静。作为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县,人们按照“家要富,养猪纺老布”与“穷不丢书,富不丢猪”的朴素生活理念,过着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”的耕读生活,元气一步步重回,以致有了徐家青楼、大马庄、占庄老屋、杨家祠堂等有名宅第;有了老徽调潜山弹腔、琴鼓书说唱、《十二月花神》乐舞、龙狮灯会、黄梅调等文化场景;也有了日后的程长庚、张恨水、范苑声、韩再芬等近现代名人。

不知是什么时候人们把皖城改称为梅城的。今天能查到的资料是说城内的人爱植梅花,故称“梅城”。现在潜山人最早记忆的梅城已是半个世纪以前,城中有标志性的太平塔、东门乡、

四牌楼、天宁寨、西门塔与南门湖。据说那时的街面大多是木结构的门面房,街道为石板或土石路面。西门塔的基础砖石被人挖走不少,以致古塔将倾。“咱们去看看雪湖吧。”潜山友人善意地提出了建议。雪湖?友人见我面露困惑,就哈哈一笑说:“我们这里有个湖面名字叫雪湖,湖水里长满了莲藕,新奇的是,所以莲藕皆开白莲花,放眼望去,晃如一片白雪皑皑,故称呼其雪湖也。”雪湖就在潜山城郭郊区,有山有水的地方,处处充满了灵气。潜山别名舒州,王安石的府衙遗址就在雪湖岸边,雪湖目前正在整体开发,行走在雪湖区域,方知道雪湖岸边有个小村庄,名字叫雪湖村。不知是因村名而命名湖名,还是因有其湖名而得村名。这里的莲藕外形饱满细白,内质鲜甜脆嫩,富含微量元素,更新奇的是个个9孔13丝,自古“雪湖贡藕”是皇家贡品,现在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,且有诗为证“沉醉不知归路,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”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“雪湖莲藕”可否做为乡村振兴的经济作物之一,作为水生植物纤维和中医膳食文化素材出口海内外?面对满湖风景,欣赏之余又多少有点遗憾,这次能与万亩荷花仙子近距离接触且合影留念,这是万世修来的因缘。然而,因不是扒藕的季节,肯定吃不到新鲜的莲藕了,期待不久能再觅仙踪,尝一尝当地的全藕宴,这也应了一句老话:花未全开月未圆,无常有缺势为满。

前年,国家将潜山县改市,以发挥大潜山区域的综合性旅游资源优势,打造“长三角的后花园”,盘活一方经济,造福一方人民。而面对潜山如此长远与深厚的历史文化沉积,要做好相关历史文化景观的投资修复,难度自然不小。为此,市领导下定决心,融资、融智、融制,改造旧城,恢复经典,传承历史,振兴乡村

潜山旅游,无疑是一篇集自然地理、历史文化与生态价值等多重资源协同开发的大文章,关键在于厘清资源、划分属性、发掘精髓、延伸价值。所以必须有站得高、看得远、接得住、拿得稳的捉刀与握笔高手,进行系统整理与重构,以超凡的智慧雕绘出非凡的愿景,搭建起分层级、差异化、区块链接、多维互通的旅游观光逻辑,来满足不同方面的休闲体验需求,让游客走得进来,留得下来,静得下心,用得上情,流连忘返,下次再来。

以我这个非专业人士来看,潜山旅游资源的整理与提升,不妨按照“一域多空间,一城多亮点,一山多景致,一脉多单元”的思路,形成多视角、多维度的场景凝练,以至在地理空间的拓展上,高通量地呈现山野、田园、生产与生活的意境与活力;在城区亮点的布局上,高境界地凸显古城、梅城、水城、爱城的深切与妩媚;在皖山景致的发掘上,高品质地展示山岳、山水、山寨、山物的磅礴与可亲;在文脉单元的梳理上,最精美地阐释历史、宗教、诗书、戏曲的深邃与魅力。

到那时,北梅城,可按照太平塔指引的方向,体会“吴塘”与“乌石”两座汉代古堰左右分出的绝佳风水,顺着“山谷流泉”,迎着“九井西风”与“龙潭竹海”,在三祖寺暮鼓晨钟的袅袅余音里,全身心地扑向那耸立云霄的天柱诸峰与更远方的层峦叠嶂。

 东出梅城,可瞄着“孔雀东南飞”的路径,走近小市港的孔雀台,拜谒华山的孔雀坟,观赏乾隆牡丹,端详占庄老屋,跨过竹林河古石桥,轻轻踏入生长海子的原野,再听听黄土岭上张恨水有趣的初婚故事,穿过青草隔古镇,迈入闻名天下的桐城六尺巷,体会“桐城派”文风所浸透的思想真谛。

西梅城,则可循着一条时间隧道逆行,先看200年前的程长庚出生地,据说那块“鸭形”宝地是孕育京剧鼻祖的天意所在;再看薛家岗文化遗址,这是从新石器开始,连续跨越6000年的文化遗存,出土的13孔石质片刀,至今无出其右;接着看几千年窑火不息的痘姆,欣赏国家非物质文化的制陶工艺,从百米的龙窑到各式各样酱色釉面的器皿,令人深感一方水土的精粹与神奇;之后去看天柱山超高压变质带的“金钉子”,那些看上去很不起眼的红褐色榴辉岩,是8亿年里扬子板块与华北板块碰撞、俯冲、再折返的佐证。站在这些岩石之下,此前潜山出土的7000万年前的东方晓鼠、潜山安徽龟等古脊椎动物化石,只是其几度沧海桑田后的宠儿。

南游梅城,最能感受潜山盆地的铺展之势,品字相间的雪湖、南湖与文湖,碧波荡漾,能瞬间打开您的胸襟;蜿蜒而安静南行的梅河,穿过沪蓉高速、又穿过合九高铁,一路滋润着肥得流油的冲积平原,导引着左右两侧的皖水与潜水一同汇入皖河干流;在河流的交汇处,古镇“石牌”为潜山盆地的各方水土打了一个抒情浪漫的结。这个今天不太出名的河边小城,是舟楫主宰交通年代的名埠,也是徽调成班与黄梅成戏的地方。当年的程长庚就是经此地磨练而走进北京,成功地推动徽戏向京剧赠变的。其后一位叫胡普份的小姑娘,因深爱黄梅,竟敢挣脱童养媳的枷锁,逃到石牌,成为黄梅戏的首位女老板。在石牌,三水归一成皖河义无反顾地折向东流,奔向安庆,并紧随东去的大江,汇入华夏密布的河网,以及更为广阔的海洋......

回到天宁寨,追昔抚今,思绪难平。但我相信,有各方实力的汇集,假以时日,这里定会实现历史与未来的共愿:春可赏千亩桃红,夏可闻雪湖荷香,秋可唱无边稻海,冬可眺皖山雪浪;舒台夜月之下,可品仙桃,可啖嫩藕,可烹油栗,可寻梅影;走在梅城大街上,可坐旧亭,可观古井,可戏清流,可听皖韵那时的天宁寨才算得是新时代古皖大地上幸福吉祥的“天宁之寨”。

感谢九三的熏染,这一路走来,虽是走马观花的领略如画的皖山风情,却让我对这人间仙境多了一份遐想多了些许静思。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,习近平总书记的绿色观在潜山得到了美好的诠释,绿色象征着蓬勃的生机和希望,代表着旺盛的活力及绵延的生命。绿水青山既是我们的原点也是我们的未来。随着智能化的脚步越来越近,我们已经越发感受到纯净的水、新鲜的空气有多么重要。人类可以一秒钟污染一条河流,却需要花上几十年治理一条河流,同样的明心见性亦是如此,心湖澄明的境界,似乎是在物质鼎盛近乎天下大公时代幻化出的精神述求。

以天柱山为轴心,以黄梅戏为唱本,以禅文化为脉络,以雪湖流域片区开发为契机,整合自然景观与人文历史,打造一个全新的中国智慧生态谷,让潜山上演皖山复兴,用中国式的田园牧歌吹响东方文化复兴的号角